本文作者:老哥网赚

款款独行,才不至倾溢

老哥网赚 7个月前 ( 12-09 ) 561

“只是当站在人生的黄昏角落回头望时,我希望自己能在喧闹的人群里,一眼见到你。”

我常对身边的事物抱有一丝自私,因为时间会冲淡生活的痕迹,未来迢迢,如花似玉的年纪总是充满迷茫,雨季遇见了少女的愁,小学的告别打开了初中的大门,很可惜,没有等到第一季花开。

款款独行,才不至倾溢 第1张

一季清明,小雨击打着思绪,笔下的字母模糊不清,明显的错误在试卷上绽放,极高的错误率引来了思维的混乱,交融于眉间的不耐。窗外看不到远方,看不到小时玩耍的那片土地,更看不到那些未曾归家的亡灵。没有一个拥抱用来遮风挡雨,扣上帽子就匆匆踏上归途。世界在无声无息中又开启了一场赌局,我们没有离别,却离心。

很多时候心情烦闷,顶着云彩的发泄将对生命的思考落在街上,窗边,台阶。天地打着盹,生活在兔子耳根的人们看起来习以为常,毫无波澜地重复着指令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孤独,放空思维看着芸芸众生,来来往往,不知疲倦,我知道眼前闪过的不会成为交谈的对象,因为他们只是过客。

六年级毕业班,四十多人的班级很快会分裂,归期不定的请假条出现的倒计时剩余三个月。朝夕相处的同学,朋友,闺蜜,兄弟,三个月后都会分崩离析。往事如散脱了装订线的诗册,一页页的恣意驰骋,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动我心中的时间轴,最后却只能自嘲地笑笑——他们有各自的人生,而我只是过客而已。

成长的定义就是孤立无援,我在自欺欺人中已然成为了一个老孩子。公园里的柳树已经发芽,春天来的时候,恰好是我无暇顾及,就匆匆流逝的时光。人们公认2018年的夏天最美好,想想也是,才三年级的小孩啊。对那一年唯一的记忆就是火红的朝霞,被汗水浇灌的操场,被快乐填满的童年。当时心里有人,红扑扑的脸蛋象征着不可言说的滋味。明暗交杂,一笑生花的眼眸撒满了揉碎的星光,那年的阳光刺眼极了,照得我鼻头酸涩。

当时以为那就是小学了,三年后,我不愿承认,美好抵不过现实的残酷,星光抵不过阴霾的笼罩。

张嘉佳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中说到:“所有人的坚强,都是柔软生的茧。”六年,我们终于长大,多了些成年人的焦头烂额,少了些孩童时的天真烂漫,我们不愿相信世界变得功利,未来变得飘渺。最不想离开的是那一群人,想成为他们的全世界,但最后,只能从他们的全世界路过。并不觉得亏欠了什么,一直认定有憾的青春最动人,最后三个月的时间,低头是题海,抬头是前途。

木心先生言:“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,就是艺术家。”很可惜,我的童年没有安妮那样多姿多彩;很庆幸,我的童年没有苦儿那样颠沛流离。一路走来,只能说,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一生中最美的际遇,缘分至此,从此以后,风花雪月,皆为过客。

伤感来的猝不及防,所谓放下,不过是自欺欺人。小雨谱着它的乐章,我的心早已飘离到千里之外,那有烟雨朦胧,青松挺竹,百年后,又有几人记得我这堪堪无名之辈。“坐会儿,喝一杯,或者看看风景,然后就继续往前吧,以我们必须幸福的名义。”在这独自徘徊街头的时光,抱膝低泣的我终于成长,世人如书,我偏爱的那一句早已远走高飞,只留我这个逗号傻傻等待,摆渡人的职责已经做好,踽踽独行才是真谛。

借一缕清风,拂袖而起,一盘残局留在茶香间。世俗的镣铐困住你我,转身的那一瞬,流年与欢笑,凝成过客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老哥网赚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laoge6.com/post/7833.html发布于 7个月前 ( 12-09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老哥博客